央視《新聞1+1》2014年2月1日播出《臺灣版國學教材進大陸》,以下為節目實錄
  (節目導視)

  解說:
  這是一套全新的中學生國學教材。
  臺灣新竹女中 曲春美老師:
  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就是一部以探討思想核心價值為綱要的讀本。
  解說:
  它來自臺灣,引進者信心滿滿。
  錢穆之子 清華大學教授 錢遜:
  臺灣的做法應該是我們可以借鑒的。
  解說:
  兩岸的文化同根同源。
  錢穆之子 清華大學教授 錢遜:
  一個國家的國民應該對自己民族的歷史文化抱有一種溫情和敬意。
  解說:
  但教學體系似乎差異巨大。
  北京四中學生:
  我可能對這個不太會感興趣。
  北京四中學生:
  我們這邊已經形成一種系統,不是國學系統,但是是語文系統。
  解說:
  《新聞1+1》今日關註:臺灣版國學教材進大陸。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在節目一開始,我們一起來先做一道選擇題,“有四則廣告,如果找古代名人來代言,最不恰當的組合是什麼?”四個選擇,A 莊子代言“自然就是美”。B子路代言“心動不如馬上行動”。C 蘇秦、張儀代言“做個不可思議的溝通高手”。D 司馬光、王安石代言“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你會選哪個?標準答案是D。因為在變法的時候,司馬光和王安石他們具有非常南轅北轍的一些觀點,他們爭執起來,因此談不上好朋友,也談不上什麼分享。
  剛纔這道試題是出自我國臺灣地區高中生參加國學考試的在高考時候的一道試題。在臺灣有一套國學的傳統教材,已經有60年曆史。在去年的時候,這套教材被引進到大陸,在30個學校進行了試點的推廣,現在推廣的效果怎麼樣?學生們的反映又怎麼樣?我們今天的節目一起關註。
  首先我們還是關註這套臺灣的國學教材,在大陸的課試裡面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效果?
  (短片)

  臺灣新竹女中 曲春美老師:
  如何讓現代人透過現代的思維能夠得到身心的安頓呢?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就是一部以探討思想核心價值為綱要的讀本。
  解說:
  臺灣老師講解,專家探討,學者觀摩,這本在臺灣有60年曆史的國學教材被引進大陸的消息,去年引發了媒體的集中關註,而牽線引進此書的則是中國現代歷史學家、國學大師錢穆的兒子錢遜。
  錢穆之子 清華大學教授 錢遜:
  當時我父親寫《國史大綱》,其中就說到一個國家它的國民,應該對自己民族的歷史抱有一種溫情和敬意。臺灣的做法應該說是我們可以借鑒的。
  解說:
  巧合的是,臺灣這套國學教材的主編是錢穆在臺灣的學生,而引進大陸的負責人則是錢遜在清華大學的學生祝安順:
  中華書局經典教育推廣中心主任 祝安順:
  我們做這個事情的動力之一就是因為江湖太亂了。為什麼現在傳統文化像像有人形容的游魂,就是游走在大街上,沒有地方安生,每個人說的都是自己心中所見的片面的傳統文化的一面。
  解說:
  祝安順說,大陸現在還沒有一套統一的國學教材,而臺灣則有系統的國學教育,這套教材經過了60年的沉澱,而引進大陸時,為了適應教學,中華書局還邀請知名專家專門做了多處細節修改,據瞭解,在全國有30多所學校引進了這套教材,北大附屬實驗學校就是其中的一所。
  北大附屬實驗學校學生 尕瑪才仁:
  孔子說,學如不及,猶恐失之。但是我感覺我們比較缺乏的就是那種學習態度。我們玉樹學生肯定不止我們這些吧,看那些貴州的同學,他們的學習就是比我們強。
  解說:
  這名同學正在利用所學的臺灣版國學教材,動員玉樹班和貴州班競爭,而兩個班的學生分別是從地震玉樹災情和貴州貧困地區選拔來的援助生。
  北大附屬實驗學校國學老師 辛麗艷:
  這一套書推行下去,就有了一個統一的標準課本。但是在之前,基本上像《道德經》、《論語》,作為統一的標準教材幾乎沒有,處於一個零散的狀態。
  解說:
  辛老師告訴記者,以前她手中的教材,光《道德經》、《論語》就有無數個版本,教學很難,而這套融會貫通的國學教材,給她帶來很大的幫助,不過,在實際的推行中也不都是叫好聲。
  錢遜:
  國學教材進大陸,怎麼會水土不服呢?我們多年來一直是講兩岸的中國人都是一個民族,同一個文化。
  解說:
  而以國學教育作為特色的北京四中,雖然一直參與這套臺灣國學教材的研討,但是他們最終只是購買了部分教材做參考,並沒有採用這套教材。
  北京四中國學老師 李雄:
  四中老師上課永遠不是唯教材去上課的,在國學還沒有得到大家認同的前提下,一下子上來可能會更受不了,這樣的話會導致更多的一種變相的教學。
  李雄老師上課:“冰心墓前三年未見子女祭拜”。
  解說:
  北京四中初中開設的國學課沒有教材,教案是綜合各種國學書籍,由教師自己擬定的。李雄老師說,他們已經在編定自己學校的教材,臺灣教材對他們是借鑒,但並不會採用。事實上對於大多數中學,國學課還未真正起步。
  主持人:
  我們先來看一下從臺灣地區引進大陸的這套已經實行了60多年的臺灣教材,它有上下兩冊,叫做《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上冊主要都是要選讀《論語》,下冊主要選讀的是《孟子》,還有《學庸》。我們引進過來之後,保留的是絕大多數,只是在名字上做了基本的調整,把“基本”變成了“基礎”。另外,比如說臺灣地區的教材裡面會提到當下的一些人和事做例子,到了大陸之後,會根據大陸高中生的理解,選擇一些他們能夠理解範圍之內的人和事。
  在介紹完這些教材之後,我們來電話採訪一下21世紀教育研究院的熊丙奇副院長。熊院長,您怎樣看待這樣一份在臺灣地區已經60多年的國學教材進入到大陸這樣一個現象?
  熊丙奇:
  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因為可以促進交流和借鑒,共同推進兩岸的國學教育。但是在引進的過程中也要註意,不能只註重引進,而不註重它的具體使用,比如在大陸怎樣進一步編寫適合學生的內容,還有增加加強隊伍建設,以及轉變老師和學生的態度,只有這樣,才能使引進的教材做到水土相服,而不是水土不服。
  主持人:
  您覺得這套教材能起到最大的作用是什麼?
  熊丙奇:
  最大的作用就是讓我們知道國學教材是怎麼編寫的,他們是怎麼做的。因為在我國大陸地區,雖然大家都重視國學教育,但是都停在概念上,沒有具體的落實。
  主持人:
  好,謝謝熊教授,稍候我們更多的問題跟您連線。瞭解完熊教授作為一個專家怎麼看待這套教材的引進之外,我們再看看教育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續梅對記者說,受教材內容、教育環境等多種因素的影響,這套臺灣必選課的教材,在部分試點學校中是作為課餘讀物,教育部持贊同和支持的態度。也就是說臺灣地區把它作為必讀書,在大陸進來之後,它是作為課餘或者選修的選擇。
  在聽完大陸方面對這套教材的看法之後,我們再聽一聽臺灣人他們在受了一代一代這套教材的教育之下,他們是怎麼看的,我們聽一聽臺灣的電視主播盧秀芳怎麼說。
  臺灣中天主播盧秀芳:
  臺灣的孩子從高中開始規定,都要讀這套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就是我手上的總有六冊,每三冊是《論語》,一冊是《孟子》,另外一冊是《大學》跟《中庸》合在一塊。我高中的時候跟著老師在學校學的,很持平地講,遇到的都是好老師,認真老師,上起課來個個心有戚戚焉,這是因為他們的人生經驗里得到充分的經驗,這是一種反芻式的教育,小的時候不懂,只會背,只會考試。但年紀越大,越能夠體會,越想越有道理。幾乎所有我們的人生困惑在這裡面都有解答,比方說你要買房子,買哪呢?孔子早就說過了,里仁為美,所以房價再貴,商業區龍蛇混雜,風氣不好不能住啊,要住要住文教區。
  主持人:
  這是一套好教材,但是就像剛纔熊院長所說,這個好教材引進過來,我們一定要註意一個問題,要讓它水土相服,而不是水土不服,為什麼?因為我們引進這套教材的目的是為了借鑒,借鑒之後是為了調整我們自己在國學的過程中有什麼可以向他們借鑒的。接下來就是交流,而最終的目的是讓教、學相長,大家都受益。好了,這是主觀的想法,希望達到這樣的一個目的。但是對於學生和老師來說,這套教材的推廣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我們繼續關註。
  (短片):

  北京四中高中部學生  洪閩京:
  別人讀英語,背單詞。我覺得不差在這幾分鐘,早上我用這個來調整一下狀態,讓自己的心踏實下來。朱子說,一事不知,儒者之恥。
  解說:
  北京四中高一的小洪,每天的晨讀大多會選擇國學經典,每周她也有一個下午的時間選修國學課。北京四中,從2006年開始就把國學課作為初中校本必修課,高中校本選修課,學校還成立了國學社和國樂團。
  央視記者劉楠:
  這裡就是(北京四中)國學選修課的現場,其實學校有60多種選修課,競爭也很激烈,所以國學課為了吸引大家,名字還改成了“我們應當記住的那些人和事”。從選修的人數來說,只是有十幾名同學,可能不是特別熱。學校選修課最熱的是什麼呢?高一數學競賽,包括模擬聯合國,還有橋牌比賽。
  北京四中學生1:
  我報的積分不夠多,我被調劑到這個課來了。
  記者:
  如果當時課程名字就叫國學課,你還會選修嗎?
  北京四中學生1:
  我可能對這個不太感興趣,因為本身我是一個理科生。
  北京四中學生2:
  從一個比較功利的角度來講,也許是因為高考不考,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我們這邊已經形成一種系統,不是國學的系統,但是是語文的系統,這樣的東西,如果要求學校來放棄一種教學系統,然後來給我們傳達另外一種系統,一定是需要一些時間的我覺得。
  解說:
  前兩年,北京四中曾開過一門關於論語的選修課,但是只有兩個同學報名,今年只能取消。
  北京四中人文工作室老師 於鴻雁:
  最落寞的就是準備了半天,也提交了內容,然後沒有一個學生去選。並不是說老師們不願意開,可能很多時候實際上比如說本身的學科教學的壓力也還是挺大的。
  解說:
  除了學生歡迎度的問題,師資力量缺乏也是困擾國學進課堂的重要問題。
  國學教育專家 朱翔非:
  教材不難設計出來,可是誰來講?怎麼樣能把《論語》講的很地道,能把裡面的意韻講出來?這樣的師資不是一蹴而就的,應當開始對國學教師培養,這些不解決的話,瓶頸問題突破不了。
  解說:
  北京四中已經開始著力培養國學老師。現在,高中部的國學選修課大多由北大、人大的幾名在校生客串教學,他們也是四中的畢業生。
  北京四中畢業生 段昊坤:
  有的時候我們學國學,孩子就會有孝道,顯示出非常溫和、敦厚。家長就會說不想孩子這樣,希望孩子有一點闖勁,要有點狼性,有的可能會這麼說,才能在現代這麼激烈的社會當中競爭。
  解說:
  引進臺灣國學教材的北大附屬實驗學校,同樣面臨著師資匱乏和課時不夠的問題。
  辛麗艷:
  我就跟校長反映,(每周)一課時講這些內容,講不完,就是內容量太大了。
  解說:
  雖然課業緊張,但是很多孩子還是對國學課充滿了興趣。
  北大附屬實驗學校 楊華林:
  這是我寫的加裡寧的一句名言,我們必須要把握住這個機會,因為國學真的是能夠感化心靈,能夠啟蒙我們的智慧。
  辛麗艷:
  他們非讓我對,我下去給他們對了一幅,我記得非常清楚,因為我想了很久,我給他們對的是“乾坤無定泊,幾度傷神,醉想今朝,鶯鶯燕燕,不亦快哉。”當時同學們給我鼓掌了。
  主持人:
  看完剛纔這段在四中的採訪,我有這樣一種感受,就是即便是在四中這樣優秀的學生的學校裡面,學生也好,老師也好,對於國學的興趣和熱情並不是那麼的高,我們刨除不管這是什麼樣的教材。另外一方面,我們結合社會上國學的熱度來看,似乎在學校裡面接受教育的這些學生,他們呈現的是冷,但是社會上似乎是熱,怎麼看待這個一冷一熱間這種關係。接下來我們繼續連線熊院長。熊院長,您怎麼看一冷一熱?
  熊丙奇:
  我覺得非常熱是因為大家覺得,現在我國的學生素質還有所欠缺,希望通過國學教育來提高學生的人文素養。為什麼會冷呢?因為一旦進入到學校教育體系,大家就會遭遇到現實的困惑,這就是我國現在實行的單一的分數評價體系,中學教育實行的是升學教育模式,還是考什麼就教什麼,教什麼就學什麼,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以及家長,都認為這個很重要,但是面對升學的問題就變得不重要,這些課程就被邊緣化。
  主持人:
  如果刨除考試的因素,用它來作為各種各樣的評價因素之外,國學到底有沒有價值,在當下來說?
  熊丙奇:
  顯然是毫無疑問的,是具有價值的,因為首先來說,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是對學生教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再一個,其中也有很多學生素質教育的內容,但是究竟怎樣讓這些國學教育能夠起到促進學生素質教育提高的作用,實際上還要進行深入的研究,不單是開一門課程就結束,或者引進幾本教材就能取得這樣的效果,它是需要整體的系統推進。
  主持人:
  我能不能理解學生之所以,剛纔在短片中呈現出來對於國學興趣的冷淡,就是因為它和高考並沒有直接掛鉤,所才這樣,可以這樣理解嗎?
  熊丙奇:
  我覺得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個是跟高考的關係,畢竟目前還沒有納入高考體系。第二方面,我覺得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學校裡面還沒形成這種氛圍,包括老師可能並不一定具有這樣的素養,教育教學,對學生沒有吸引力。
  主持人:
  所以我能理解為什麼一開始您馬上提到,臺灣的這套好的教材可能在我們這兒會有水土不服的看法。
  熊丙奇:
  是的,如果評價體系不改,如果我們整體的辦學氛圍不變,來了一本好的教材,但是教材可能起不到相應的作用。
  主持人:
  如果我們一方面想從這套好的教材中得到我們需要得到的,另外一方面,也不會對我們現在的體系再有太大改變的情況下,讓學生最大的受益,您覺得有中間之道嗎?
  熊丙奇:
  我覺得目前來看還是有辦法的,首先來說,我覺得應該調動學校的積極性。另外,要組織有關的教師、家長,還有社會人士共同對適合我國大陸地區的學生的國學教育的教材、課程體系、教育教學方式進行探討,這樣的話可以在學校裡面建立選修課體系,同時,社會的志願者或者關註這樣教學的人也可以參與進來。
  主持人:
  不知道您瞭解不瞭解,引進半年多來,這30多所學校對於這套教材的反映是什麼樣的?
  熊丙奇:
  應該來講,存在著也是一冷一熱的問題。一個是引進方比較熱,推動方比較熱。但是學校內部來說還是相對比較冷,為什麼會冷呢?就是學校校領導、老師實際的困難,他認為占我的課時,而且不會在高考體系中評價顯現出來,另外,家長也覺得學生學一學是好的,但是花太多的時間可能得不償失。
  主持人:
  好的,謝謝您熊先生。
  國學在我們的教育體系裡面到底應當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國學在學生成長的整個過程中,它到底應當起到什麼樣的作用?接下去我們會繼續探討。
  (短片)

  辛麗艷:
  校長中在電話中讓我即興背《藤王閣序》,不久之後我就有幸教授國學。
  解說:
  面試中,由於能熟練背誦《藤王閣序》,這個外地不出名院校畢業的年輕人被北大附屬實驗學校一眼相中,專門在學校教授國學。
  辛麗艷:
  有學生放了一個屁,全班都笑了,我就想到《笑林廣記》里的一個笑話《屁頌》,從前有個書生老考考不上,但是他善於逢迎巴結,有一次他的考官就給他監考,也是突然放了一個屁,他馬上文才就來了,他說伏惟大宗師,高聳金臀,洪宣寶屁,依稀乎絲竹之音,仿佛乎麋蘭之香。”梁啟超就說把它稱為痛苦中的小玩意。它可以慰藉生命,就是讓生命有一個寧靜的安放。
  解說:
  班上的楊華林是從貴州貧困山區選拔來的援助優秀生,常會托辛老師幫他買國學書籍,回貴州老家他還會給大家展示他的國學功底。
  楊華林:
  他們在家,小學的同學都沒學國學,我覺得回去特別有趣的就是每年我們村裡的對聯,幾乎都是我自己給他們寫的。
  解說:
  最近,北京公佈的高考改革方案征求意見提到,從2016年起,高考語文分值將從150分提高到180分。
  北大附屬實驗學校學生:
  我覺得有必要把國學作為30分考分點得分,加入(高考作文)其中。
  解說:
  但是也有人表達了不同的意見。
  朱翔非:
  國學課是雙刃劍,因為國學本身帶有相當自由的程度,而且這裡邊培養的是一個人終身的安身立命的精神的養成。如果就像我們過去講的,把它變成一個應試教育的話,也會讓學生失去一部分興趣。
  解說:
  在錢遜教授眼中,比具體操作更重要的是頂層設計。接受記者採訪時,他還專門拿出了刊發三中全會報告的報紙。
  錢遜:
  這次三中全會提出一個我覺得非常重要的思想,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相結合,(國學)要不要進課堂?學校裡面要不要進行傳統文化的教育,這是一個頂層設計的問題。
  解說:
  錢遜建議,在重視國學的觀念深入人心下,可以在師範院校專門培養國學師資,開設中華文化的基礎課程,統一教材的修訂工作。
  字幕:國學是什麼?

  小學生:
  國學就是教我們一些孝順禮貌,仁愛和交朋友的一些道理。
  小學生: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這幾句話說的是要有禮貌,不要亂動,亂說,亂聽,亂做。
  主持人:
  與臺灣地區的這一套標準的教材有近60年曆史不同,大陸地區在國學是什麼,學國學為什麼這些問題上還沒有取得一致,從教材上來看,我們現在有點和塊,但是系統性方面明顯是缺乏的。對於國學到底應該怎麼教,到底它的出處,出口到底應該是什麼,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說教育部的前發言人,現在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在微博上就有一個倡議,說在小學,英語課就別學了,增加國學的教育。另外我們也看到,人教版傳統文化中小學實驗課本課題組執行主任張建說,全國多個地區幾乎同時削減高考英語分值,將其轉給語文和文理綜,而當代語文教學中,現代文考試內容幾近極致,開發空間有限。前期呼聲日漲的國學內容進課堂,如果成為現實,廣博的國學文化必將是高考分值流向的最大可能。其實不管國學到底是什麼形式出現,不管學的是什麼教材,最重要的是國學在教授的過程中要接地氣,要真正進入到學生的內心,而不僅僅是在口頭上去傳頌。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ns57nseie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